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名义利率仍大于零 央行 “双降”非QE

发布时间:2015-10-27 11:02:01



随着本月23日央行“双降”大礼包的到来,全球市场在狂欢的同时,市场有观点认为中国版量化宽松(QE )政策来了。

对此,央行昨日罕见就此发文明确回应,我国“双降”措施与国外央行采取的QE差别很大。中国尚未面临“零利率”的约束,名义利率水平仍在“零”之上。

实际利率是指物价不变从而货币购买力不变条件下的利率;名义利率则是包含了通货膨胀因素的利率。通常情况下,名义利率扣除了通货膨胀率即可视为实际利率。

 “双降”与QE差别较大

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显然都是传统的、常规的货币政策措施,并不是QE。

具体而言,国外实施QE的背景是名义政策利率已经触及“零”下界,难以再通过常规的降息方式来使实际利率下降和增大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在这种情况下,才不得不采取直接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非常规办法来支持经济,也就是购买一定数量的特定资产(如某些债券),所以才被称为“量化”的宽松政策。

“实际上,我国存款准备金率相对较高。”央行相关负责人称,“当前在需要增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的时候,利率工具及准备金率工具都有使用空间,降准措施也不直接扩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不属于非常规的QE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抓住机遇同步进行了利率市场化改革,在“双降”的同时,放开了存款利率上限。

“如果利率一直管制,都由央行决定,商业银行对央行利率的依赖性就会很强。”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如果利率行政管制基本取消了,商业银行就会更加独立的以市场化的方式去面对客户的需求和竞争的压力。”

“而利率市场化可为货币政策转型创造基础条件。”易纲称,随着利率市场化向前推进,货币政策转型就有了基础条件,同时政策传导也就有了微观基础,货币政策调控也就能够比较顺利地转向价格型模式。

利率市场化后仍需央行调控

上述央行负责人称,“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后,我国的利率市场化开启了新的阶段,核心就是要建立健全与市场相适应的利率形成和调控机制,提高央行调控市场利率的有效性。”

易纲则表示,利率市场化并非一放了之,利率仍然是需要调控的。利率既是资源配置的结果,由市场供求关系所决定;同时利率也是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内容。

易纲还称,对市场利率也要有一定的监督和自律管理,要有一定的“牙齿”,对市场上出现的个别不正常现象要进行管理。

“本次存款利率上限的放开已经是迈出了历史性一步,但还并不能说是完成了。”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利率市场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不能光靠央行一家来完成,其他部门也需要在改革方面跟进配合。比如银行监管部门需要加强监管,财政部也需要加快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为形成符合市场规律的利率,尤其是中长期的利率创造条件。

上述央行负责人称,在构建和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的同时,要加快培育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使各种金融产品都有其市场定价基准,在基准利率上加点形成差异化的利率定价。

“以此为基础,进一步理顺从央行政策利率到各类市场基准利率,从货币市场到债券市场再到信贷市场,进而向其他市场利率乃至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形成一个以市场为主体、央行为主导、各类金融市场为主线、辐射整个金融市场的利率形成、传导和调控机制,使市场机制在利率形成和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央行负责人说。

最后,央行相关负责人称,待市场化的利率形成、传导和调控机制建立健全后,将不再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这将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目前央行仍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作为金融机构利率定价的重要参考,并为进一步完善利率调控框架提供一个过渡期。”

来源:一财网


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以网站的公告与具体规定为准。